上海教育委员会教育技术装备中心
信息门户  |  工作动态
         

上海大学   |  校历 |   邮箱

 
   
-->

和蔼 谦逊 真实
---- ——访“最佳导师”、通信学院教师陆亨立
——访“最佳导师”、通信学院教师陆亨立
记者:王奇   文章来源:上海大学校报   文章发表日期:2015-5-20
陆亨立    高级工程师,长期从事嵌入式视频处理、智能控制电路的产品设计和制造,1998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,1992年来获省部级科技成果进步二等、三等奖多项,获国家发明专利、实用新型专利多项。

做一个真实的人
办公室的电话响了,陆亨立老师起身去接电话。
这是一位考研咨询的电话。虽然陆老师已经招满了自己的研究生,但是他还是细心地和对方解释,并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替代的方案。挂下电话,陆亨立继续做自己的事情。不久,另外一个电话打来,一位学生询问陆亨立的邮箱,他再一次耐心地告知。
这只是陆亨立每天接待众多咨询中的一件。作为通信学院的导师,他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咨询。不过事无巨细,陆亨立都会耐心地解答。“我是老师嘛,学生有问题我来解答是教师的职责。”研究生有了问题,陆亨立细心解答;本科生在装配电路板的时候找不到图纸,陆亨立就和学生一起讨论解决;而研究生复试,则让陆亨立忙活了起来,不断有人打电话咨询,还有不少电话是打错了的,但是陆亨立仍然很耐心地和对方解释。
就像考研论坛里说的那样,“上海大学的陆亨立老师,人很好,很公平,是一位很好的导师。”在论坛里,这个帖子引来了很多回复,不少网友对此表示赞同。有一些网友甚至还这样形容陆亨立:这个老师很厉害,人很和蔼,氛围很好,想当他的研究生还挺难的。
“也许”是因为陆亨立老师对学生的关怀,他被学生们选为2013年“最佳导师”。
这是一个由研究生学生会发起的评比活动,将“最佳导师”称号授予十位学术科研成果显著、和研究生关系良好的优秀导师。通信学院的官方网站就曾发布一条新闻,认为陆亨立老师获得的“最佳导师”称号是学校、学生对他的认同。不过,陆亨立对这个称号有自己的看法。在他看来,做人并不需要很大的荣誉。“现在各种评选在我看来都是闹着玩。”他摆摆手,摇着头,笑着坐到沙发上。“其实我只不过是和学生们关系好,所以他们就在网络投票中投了我几票。结果就选上了。”陆亨立还解释道,“我觉得做人应当真实。我希望自己活得快乐,干嘛要在意这种那种称号呢。”
自己要认可自己
与许多导师不同,陆亨立的职称并非教授而是高级工程师。谈及原因,陆亨立豁达地表示,自己觉得人生就应该是这样子丰富多彩。他还解释道,有地位有金钱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就是成功的。“有些学生说,我是因为自己有了好的条件,所以就不希望奋斗了。”陆亨立笑着摇头,“其实哪个人不希望自己能够生活得更好?但是现在存在一个误区,人生的目标不应该是‘高,高,高’,而应该是‘舒服,舒服,舒服’。身体好、环境好、家庭和谐、工作开心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或许,“最佳导师”这一称号是学生和学校对他的认可,但是,相比于他人的认可,他更在意自己对自己的认可。
“其实不需要把钱或荣誉看得太重。一辈子快乐就行。”这是陆亨立时常挂在嘴边的话语,事实上也是这么做的。他从来不会强迫研究生去做某一个领域的实验,而是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,“快乐”地完成自己的研究。“我们组都是凭兴趣进行研究的。他们(研究生)喜欢什么项目,我就引导他们去研究什么,当然也会做一些产品。”陆亨立笑着说,“毕竟我们还是要生存的嘛。”在陆亨立看来,将研究成果做成产品才是研究者应该多做的事情,因为只有这样,上海大学研究成果才能在国家发展中产生实际的影响和作用,同时,也能通过产品的更新换代进一步推动自身的研究深入发展。
正因为是“凭着兴趣”来研究,陆亨立和他的学生们在科研方面可谓是干劲十足。寒假期间,他们甚至一直工作到临近春节。其中的一位研究生,父亲生病了,还依然坚守在实验室做实验。“我的研究生一直很卖力,大家都很辛苦。”
记者手记
当陆亨立老师得知记者身份后,一再要求不要让这件事情见报。他觉得自己只是对研究生比较关心而已———而且这只是一个教师应该做的事情。所以,在此,只能大致介绍这位颇受欢迎的导师。
他是一位朴实的人。他并不太在意一些所谓的荣誉。踏踏实实干活,做好本职工作,能够舒服地享受自己的人生,这是他最看重的。采访过程中,陆亨立一直在强调“真实”二字———无论是科学研究,还是做人做事,都应该遵循这个原则,不能出于一种目的去做另一种事情。期间,他还用学术论文举了个例子:只有两种目的的论文是值得写的,一种是真的有了全新的发现,另一种是在总结他人经验的过程中,发现自己不认可的方面,可以提出观点,引发讨论———即便这个质疑可能不太正确。所谓“心之所向”,大致就是这个含义吧。那些为了毕业、为了职称、为了完成各种任务为目的论文,写了无益,只会将自己搅和到务虚的泥潭中。
他是一位健谈的人。原本的采访变成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话———一位通信学院的导师和一位影视学院本科生之间的聊天。陆亨立是一位很有人文素养的人,对社会人文方面的现象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。不过他否认自己对这方面有太大的兴趣,他觉得认真观察、体会生活,大概就够了,并不需要“培训”。
他是一位谦虚的人,不承认自己有多么优秀。他说,有更多默默无闻但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人,虽然看起来平凡,但他们也值得学习和宣传。